您所在的位置:海上丝绸之路>正文

昆明池水汉时功

聚行业--海上丝绸之路 news.163.com   作者: 王晓易  2017-10-29 05:05

海上丝绸之路-全文略读:清清池水激荡和摒弃着过去的一切,把埋藏已久的长安梦瞬间惊醒,惊醒一片全新内涵和期盼。是历史,是空间,是日夜的碧波,是帝都的晚风,把它们堆涌到了一起。也难怪,一代诗圣杜甫发出如此咏叹:“昆明池水汉时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织女机丝虚夜月,石鲸鳞甲动秋风...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T+-

 

(原标题:昆明池水汉时功)

 

长安这片土地实在是文化积淀深厚,随便挖出一个池子,波光一闪,便汇聚着无数传奇。“长安水边多丽人”的曲江池自不必说,“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华清池也不用说,“回首可怜歌舞地”的未央湖也不用说,单单“石鲸鳞甲动秋风”的昆明池就有说不尽的故事。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古代,军事是国家的头等大事。昆明池建设起因,主要用于训练水师。据《史记·西南夷传》记载:汉武帝平匈奴、通西域后,希望打开通往身毒国(汉朝对今印度的音译)的西南通道,派遣使臣到身毒国去求市竹,受阻于昆明国而未能到达。当时昆明国属于割据小国,不服汉化,不但自己不理会大汉王朝,还千方百计阻止川滇的越西国等小国向汉朝进贡,汉武帝一怒之下决定武力扫除障碍。然而昆明国有滇池,当地人擅长水战,便下令仿滇池开凿昆明池以训练水师,时间是公元前120年。一修三年,直到公元前117年完工。

 

实际上,与其说开凿昆明池因战事而起,不如说是为了通商发展需要。我们知道,西方人最初对中国的了解,就是从认识中国丝绸开始的。他们称中国为赛里斯(“Seres”希腊文意为“丝绸”),中国丝绸从此誉满天下。汉武帝以前,中国丝绸经西北各民族,只有少量辗转贩运到中亚、印度半岛等。张骞出使西域后,汉朝的使者、商人接踵西行,大量丝帛锦绣沿着通道不断西运,西域各国的奇珍异物也陆续输入中国,这条沟通中西交通的陆上要道,就是著称于世的“丝绸之路”。

 

中国丝绸如此美丽,一传到西方就深受欢迎。罗马的贵族妇女,皆以能穿上透明丝质衣裙为荣,中国丝绸因此成为罗马帝国最大的奢侈品之一。丝价竟与黄金价格相等,于是商人竞相到中国贩运丝绸,丝绸之路因此日益繁荣,中国丝绸遂成为古代贸易中运销最远、规模最大、价值最高、获利最丰的商品。

 

由于中国丝绸对世界各地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东南亚、南亚乃至西亚、欧洲各国都派使节到中国通好,献礼品以求赏赐丝绸和进行贸易交换,自此便有中国丝绸传入今印尼、印度和缅甸,并通过缅甸传到欧洲的大秦(罗马)。汉武帝曾派人招募海员从徐闻(今广东徐闻)、合浦(今广西合浦)港出海,经过日南(今越南)沿海岸线西行,到达黄支国(今印度境内)、已不程国(今斯里兰卡),随船带去丝绸和黄金等物,这些物品再通过印度转销到中亚、西亚和地中海各国。随着商品的大量远销,由于通过陆路外传有一定局限性,便逐渐开始转为海路。汉武帝开凿昆明池后,开辟了与南海诸国以及印度半岛等地的水上交通线从事经常性的贸易往来,这就是“海上丝绸之路”。

 

《汉书·地理志》所载“海上交通路线”,实为早期的“海上丝绸之路”,当时海船载运的“杂缯”,即为各种丝绸。中国丝绸的输出,早在公元前便已有东海与南海两条起航线,西达印度、波斯,南及东南亚诸国,东到朝鲜。西汉时期,南方南粤国与印度半岛之间海路已经开通,汉武帝灭南粤国后凭借海路拓宽了海贸规模。中国商人运送丝绸、瓷器经海路由马六甲经苏门答腊来到印度,并且采购香料、染料运回中国,印度商人再把丝绸、瓷器经红海运往埃及的开罗港或经波斯湾进入两河流域到达安条克,再由希腊、罗马商人从埃及的亚历山大、加沙等港口经地中海运往希腊、罗马两大帝国的大小城邦。

 

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使中国当时的对外贸易兴盛一时。元朝时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就是由陆上“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又由“海上丝路”返回本国的,他的游记里记载了沿途南洋和印度洋海上的许多“香料之岛”。

 

从某种意义上说,昆明池就是为拓展“丝绸之路”顺利行进提供安全保障的“大后方”,是世界文明发展的一个支点。当时,汉武帝准备征服南越,遂建造大型楼船,起上层建筑3至4重,高十丈(27.6米),可载一千人。各重上层建筑均设有舱室、女墙、战格,作为士卒战斗的依托和防护设施。船上多竖旌旗,以壮声威。楼船成为舟师的主力战舰,从而亦成为舟师的代称,故汉代舟师通称为楼船军,简称楼船,或船军;士卒称为楼船士,领率官称为楼船将军。凭此一角,足以让我们看到一个王朝统帅的雄才大略和文治武功。西汉王朝因此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汉武帝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帝王。

 

悠悠池水,不仅承载着一个王朝的梦想,也见证着一个民族的盛大。它的盛大,归拢来说,在于它是极复杂的中国文化意象的集合体。昆明池地处汉代皇家园林“上林苑”中,既是皇家游览胜地,又是军事演练基地。毗邻它的沣河两岸,诞生了中国最早的城市——丰镐两京。它累积太多,经历数个朝代,却没有失去方位,任凭风云变幻,依旧浩气长存,不仅见证了周秦汉唐的兴衰,而且是牛郎织女故事的发生地。威武壮观的军事演练与温婉奇瑰的神话传说融合叠衬,把一池碧波凝聚成惊天动地的英雄气概,挥洒出源远流长的人文精神,天人合一,意象纷杂,颇具史诗意韵和哲学思想。

 

这不是后人的无端臆想,而是有据可查的。《庙记》上就说:“(昆明)池中作豫章大船,可载万人,上起宫室,因欲游戏。”即使是后来轰动世界的“泰坦尼克号”,也只能承载五千人。所以,豫章大船的“可载万人”,是何等壮观?

 

《三辅旧图》中提到上林苑中昆明池,周围四十里,池中有豫章台,还有石刻的石鲸,长度为三丈,一遇雷雨,石鲸常吼叫,鬐(qi)尾皆动。汉代祭这个石鲸以求雨,往往灵验……神秘、豪迈、灵动、实用,这就是被世人誉为“中国古代最大人工湖”的昆明池!

 

历史上,那些伟大工程的命运大抵如此。它们往往在完成一段社会理性使命后,于世事沉浮中逐渐袒露出更加深远的意味。大运河如此,昆明池也不例外。这些充满喜剧性的“惊世杰作”,不管放到哪个时代总有它的价值所在。粼粼波光,静静展现着中国文化的奇特和深奥。

 

征战浪潮之后,昆明池慢慢转化成一种“军地两用”的角色。汉武帝时期,长安城区供水明显不足,而汉长安城距渭河较近,水质“盐碱化”问题必须要得以解决,而秦岭与渭河落差太大,每年雨季会有许多雨水从秦岭深处流出,基本上白白流走浪费,如何充分利用生态优势,用纵横交错的渠道、人工开掘的池塘把周边河流连成一个完整而有机的水利系统,使沣河、滈河、灞河等相互连通,以保证长安城的水源供应,成为摆在西汉高层领导者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昆明池,凭着这种天然的开湖蓄水条件应运而生,成为当时史无前例的水利工程。谁能说,汉武帝兴修此池仅仅就是为了打仗?

 

跨越千年,汤汤昆明池再次走进人们视野。水面宏阔,草木葱茏,文化遗迹四处可见,身临其境,恍然若梦。清清池水激荡和摒弃着过去的一切,把埋藏已久的长安梦瞬间惊醒,惊醒一片全新内涵和期盼。是历史,是空间,是日夜的碧波,是帝都的晚风,把它们堆涌到了一起。

 

也难怪,一代诗圣杜甫发出如此咏叹:“昆明池水汉时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织女机丝虚夜月,石鲸鳞甲动秋风。”我们这些游玩者,除了欣赏,除了陶醉,更多的还是感慨。

 

(原标题:昆明池水汉时功)

 

84